谜之X.

Hi,我正在使用百度网盘,给大家分享"花之香吉第一部-名画の谜.txt",快来看看吧~https://pan.baidu.com/s/1VUo7ThcWA1iV62M5aB_c0g


眠狼:

发现画了个银护勇度星爵父子小四格居然一直忘了发。
总是说要吃了你,但其实比谁都紧张啊。

根根!HC:

我们终于肝完了这个。。。


二人合作沙雕小动画向。。。请一定看到最后!


欺诈组我吃爆!!!


求关注!求三连!冲鸭!

繪魂:

画了明教新校服的全家福!但是喵萝过于可爱了和师兄师姐们风格不搭……只好放到p3和炮萝互相取暖了∠( ᐛ 」∠)_

【A瓜】艾如张(end)

桃花娓。:

民国pa 少爷爱丽x小妈田川
字数4000+的豪华列车 我知道很雷 对不起别骂了 爽就完事了
群号:761835689 欢迎妹妹们来玩~


早在回国前Alex的母亲就发电报告知过这件荒唐事,手底下商铺的田掌柜做假账被戳穿,为了逃过死罪,把家里眉清目秀的小儿子送给他父亲做了妾,竟然还成了,他娘是前朝的官家大小姐,电报里字里行间藏着她最后的矜持与度量,但Alex依旧从中看得出对方已经被气疯了。


他们家有三房姨太太,除他这个嫡子外有两房都生下男丁,闹得家里鸡犬不宁,是,现在是新时期了,以前的旧东西大多都要“革”掉,可嫡子终究是嫡子,是被老爷寄予了厚望送到德国念洋书去的,亏他自己争气才稳固了他娘的正房地位,现在又给添了一房,还是男的,什么意思,给他娘下脸?


他娘在第二封电报里写下了自己的本名只为催他回家,斗大的油墨字样让他太阳穴隐隐作痛,Alex坐上回国的游轮时已经是十二月中旬了,等他一月份回到家,他娘见到他第一面,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气得眼泪直往下掉。


“你爹,呵,你爹,”她极响亮地冷笑,“一个月里只除了初一十五歇在我房里,别的时候都在几房姨太太那儿快活呢,他宁愿同一个男人睡觉都不愿来见我。”


Alex眼观鼻鼻观心,最初因为见到母亲的眼泪而变得慌乱但现在已经平静下来,他不能给母亲帮腔从而去攻击他的父亲,那不像话也是不孝,他听着母亲哭哭啼啼诉苦,给丫头使眼色让她倒茶。


他显得对这件事毫无兴趣,这么多年来他已经对父亲的下作本质了如指掌,尽管纳男妾这件事过于惊世骇俗,说出去给田家断了后怕是会被人戳脊骨,但男人又生不出孩子,一直把那田小少爷锁在深宅大院里,怎么教养还不是自己说了算,还怕他翻出天去不成?


“娘,”他拍了拍风韵犹存的美妇的小臂,让她安静下来,“时候不早了,我明天再来给你磕头请安。”


他在话语间明明白白没有任何一句提到他的父亲,这无形之中也取悦了他娘,美妇用手帕按了按已经生出细纹来的眼角,轻声让儿子退下了。她十七岁嫁来,侍奉公婆,生养嫡子,打理内宅,可以说没有不周到的地方,她娘家也不是没落的,夫家生意也有靠她帮衬,现在凭什么这么打她的脸呢?


她想得明白的事,Alex自然也想得到,而且能想得更多,所以关于他父亲纳男妾这破事其中必定还有许多不足为外人道的关节,只是Alex没心思去探究。


Alex在年三十的家宴开始前才第一次看到那位带来满城风雨的男妾,对方正披着斗篷站在庭院中的梅花树下,看上去似乎在衣食上没怎么被亏待的样子,是他娘那大家小姐出身的最后一份涵养,只是脸色很白,又瘦又矮,像病死的痨鬼还魂,身上看不到一丝年轻人的朝气。


前些年年关时节,他们底下商铺的掌柜们总会拖家带口来作客,在老爷这儿混个脸熟,也多图一份红包钱,Alex已经不记得他从前有没见过这位田小少爷,不过想来应当是见过的,他想起他娘的说法,对方既然是身份是个妾,自然按老祖宗的规矩不能上主桌吃饭的,只是终究是个男的,坐在一群女眷中间也不像话,所以这小半年来,对方的三顿都是被丫头送到房中用的。


他娘为这人的破事生了快小半年的气,在这种小事上由着她也不敢有人说什么,而且现在大少爷还回家了,夫人的腰自然能挺得更直一些。


在风雪中那位田小少爷的身影看不太真切,仿佛就要飘走,Alex站在廊下看了一会,叮嘱身边的大丫头去叫人回房,别回头要是冻病了,头疼的还是他娘。


大丫头走过去细声细气地同那人说话,Alex看见他直直地望过来,眼里好像常年带三分春水水汽,在天寒地冻的腊月里也化不成冰,他在那一眼里突然明白他爹为什么鬼迷心窍要纳这个人回家,当时他爹心里想的必定同他现在分毫不差。


田川大半夜醒来时在床头看见一个人影时差点被吓得叫出来,只是这些日子来的苦终究只让他把声音忍住,他颤抖着小声问了一句:“……大少爷?”


【下文走外链 打不开的在微博搜『桃花杀我』 】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89646682047053

【伪白】鸳鸯锅

呜呜虐哭

光碟君:

#想不开了来发刀子,一方死亡注意避行
#鸳鸯锅的au(想写很久了)
#文里的伪白不属于现实,他们存在在我的脑海里,只属于彼此
#不要上升真人,跟真人一点关系都没有
#第一次刀人,请多多指教
------------------正文--------------------------------

宽窄巷子旁有一条小路,平时被来往的旅客和行人所忽视,默默而长久的存在着。小路深处有家杂货铺子,小铺子的老板是个头发花白的老四川人,每天过着清闲的日子:几乎没有人会主动来他的铺子看。奇怪的是,这清闲的老头虽然无欲无求,但他总是有生意可做,客户大多都是些神神叨叨的老年人。众人纷纷对老头感到好奇,有的特意赶去看这铺子,发现里面卖的东西种类繁多,甚至连瓶盖之类的小物都有。不解的有,不屑一顾的也有,只有懂行的老人们知道,这可不是一般的东西。
这店和神鬼打着交道。
一个七月的午后,正值盛夏多雷雨的时节,天空打着闷雷,天色昏暗,当老头坐在漆黑的店里准备享受闷热而悠闲的漫长时光时,一个黑头发的年轻人出现在了店门口。年轻人有着一双红眸子,模样俊俏,然而神情憔悴,胡子拉碴,他穿着件白衬衣,领口随意开着,嘴里叼一根烟,这会儿正袅袅的冒着青丝。他来店里也没打声招呼,就幽幽的出现,四处张望,似乎再找什么东西。
老头从躺椅上把身子拔出来,主动开口了。“稀客啊”,老人慢慢的挪动到柜台前,“年轻的娃儿我店里来的可少,你要什么东西呢?”“我想要口鸳鸯锅。”年轻的顾客见状说道,语气不慌不忙,“我听说这里的鸳鸯锅真可以做那事儿,就过来了。”青年的声音沙哑低沉,是把极富特色的好嗓音。老头听他说完,抿着嘴思索了片刻,便挪到柜台后,捧出了一个有些锈了的锅。
“你搁哪儿听来的这些事?”老人嘴里念念叨叨
青年目光一滞,随即站直了身子,把剩下的半支烟掐灭扔在了旁边的垃圾桶里,一双眼睛充满希冀的盯着老人看。
“我听我家爷爷说的。老爷爷,这个真能招的来魂?”
“爷爷我活了这么长岁数,还骗你这小崽子作甚??倒是你。”老人将锅子把在手里,眯着眼瞅那对好看的红眸子“你可想清楚了。你这是半只脚踩到鬼门关去试探,这和鬼有关的交集,一踏出去可就回不了头了。”
“我想清楚了。”男孩儿说道,没半点恐惧,语气坚定。
男孩儿叫虚伪,他为他几天前没了的相好而来,那也是个男孩儿,叫老白。

-----------------虚伪视角---------------------

锅总算是买到了。
虚伪拖着步子走,在昏暗的雷雨天里回到昏暗的家。家里好几天没有收拾,碗筷随意摆在厨房台里,烟头和啤酒罐堆在地上。虚伪走向沙发,期间可能碰翻了一些啤酒空罐,乒铃乓啷的响,他自顾自的将自己摔进沙发里,头靠着椅背,感到身心俱疲。
“怎么都不整理整理?还抽烟。”耳畔隐约响起了熟悉的责备的声音,属于记忆的白发男孩儿出现在他身边,湛蓝的眸子嗔怪的盯着他看。
“你回来,我就整理。”虚伪喃喃自语。“我不抽烟。”
空气回归安静,男孩儿消失不见了,现实依旧漆黑一片。虚伪摸出了一条新烟,动作熟练地点上,深吸了一口。
老白七天前就不在了。

------------------回忆分界-----------------

“虚伪先生要吃点什么吗?”
“怎么了……哎,都这个点了。”
“你个魔人搁那儿播了那么久了,休息一下吧。就咱家门口那个马路对面新开的麻辣烫,贼好吃,他们暂时还没外送,我买点过来咱们一起吃。”
“要不我去吧小白猪?”
“不用,就几步路,你在家里好好休息吧。”
“那就麻烦你了宝贝儿。”
“我马上回来,魔人。”
老白笑着跟他摆了摆手,回头走出家门,再也没有回来。
虚伪接到电话赶到医院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他不能接受这个事实,直到见到苍白的人躺在台子上,被医生盖上了白布。他有一瞬间想杀了那个酒驾的司机,他想把这该死的家伙按在地上揍死,但他仔细的想了一下发现更想揍死自己,他靠着手术台坐到地上崩溃的大哭,双脚使不上任何力气。
我要是跟你一起就好了。我要是能拉你一把就好了。
回忆戛然而止,虚伪被到嘴的烟头吓得一凜激,看着不知不觉多出的一地烟灰发愣。任何美好的回忆都像噩梦一样时刻提醒着他失去的痛苦,不甘和悔恨交织在一起,让他夜不能寐。鸳鸯锅的方法是他很早就听说的传言,这边的人大多都听过这种说法,他之前只觉得荒谬,做梦也没想到现在这反倒成了最后一根稻草。

时间过得飞快,男人看了看手机屏幕上的时间,着手开始准备:汤底,辣油,菌菇,还加了些本地鸡,这是老白以前最喜欢的搭配,底汤准备完毕后,他把食料堆满了小桌,拿出之前就准备好的小灶,把火点上,等着汤底咕嘟咕嘟冒泡了,再慢慢的把食材放进去。
屏幕上的时间很快走到了了12点。灶台的火似乎已经吸光了所有的明亮,四周漆黑一片,浓的和墨一般。
虚伪有些慌,他想到老白在的时候总是嘲笑他胆子小,他一定不会想到这个胆小鬼会独自一人坐在如此黑暗阴森的环境里。
他想到老白说不定会吓他,把他吓得嗷嗷叫,到时候他就哭,他的宝贝儿就在旁边笨手笨脚的安慰,就和从前一样。他想到老白几天前跟他说他想吃火锅,说夏天就要热个彻底,然后来罐冰可乐享受极致的爽快。
他想到他们有很多话没说,有很多事没做,有很多承诺还没有实现。
但是你却先走了。
“你在吧,你出来让我看看你。”
“我不会怕你的,小白猪。”
虚伪感觉自己喉咙干涩的快发不出声音,他逼自己说话,带着些祈求的意味,他心跳加速,拼命调整自己的呼吸,一秒都不肯松懈。
终于,隔着鸳鸯火锅的雾霭,他看到了熟悉的蓝眼睛。
是老白。
没有恶作剧,也没有习以为常的吐槽,白发的青年只是坐在对面,双目无神,困惑又迷茫。
虚伪感觉自己溺了水,难过像涨潮一般涌上眼眶,逼的他鼻子发酸。他看到“他”脖子上有一条长长的口子,这让“他”看上去阴森可怖,可他不害怕。
他只是心疼,心疼极了,心疼的眼泪都要止不住,但此刻他只能强咬着牙吞下,随即开口。
“你说你想吃火锅的,我可乐都给你备好了。还有之前你说很好吃的麻辣烫,我都放在这儿。”
对面的“老白”似乎听到了他的话,“他”慢慢的,艰难的转动头部,看着火锅的白汤。虚伪盯着对面模糊的魂魄舍不得眨眼,直到他发现桌上那双筷子终于移动到了白汤的锅里。
“他”在吃。
这一刻虚伪等的太久了,他用了一个礼拜的时间来想这一刻,从老白出事的第一天夜里他就在想。理智在他脑子里叫嚣着住手,但起的作用微乎其微,剧烈的情感盖过了理智,填充了他的大脑。
他抬起筷子伸向白汤,不带一丝犹豫“带我走。”虚伪对着老白的魂魄说“带我走。”
然而他没能做到。
虚伪惊讶的发现白汤里的筷子不知何时死死的抵住了他,自己手上的那双已经被抵到了红汤锅的死角,动弹不得,力道大的让人吃惊。虚伪想要挣开,抬头便看到那熟悉的蓝眸子,这会儿正死死的盯着他看。

你好好吃你的红汤,不准来。我怕辣。

温热的液体不受控制的的涌出眼眶,虚伪感到浑身发颤,不成调的哽咽从喉咙深处翻涌而上。他慢慢的伏在小桌子上,泣不成声。灶台的火不知道什么时候熄灭了,火锅的汤底慢慢的冷掉。抵着筷子的那股力量消失了,沾着白汤的筷子掉到了红汤里。
趴在桌上的人睡着了。



虚伪在一片柔和的阳光里醒来,看见了熟悉的白色身影。
白发的青年在屋子里打扫卫生,和以往一样有些咋咋呼呼,很可爱。地上放着一个巨大的白色行李箱,里面已经放好了所有老白专属的用品,正等着被打包,拉上拉链。
老白看上去就像马上要去一趟长途旅行一般。
虚伪舍不得打断他,他有些贪婪的看着眼前的场景,手里还捏着忘了放起来的香烟。老白回头看了他一眼,一把拿走了虚伪手里的烟,走到窗台准备扔出去。
“诶。”虚伪忍不住叫了一句,老白闻声在窗台前回过头瞅他,阳光在他周身镀了一层柔和的光晕,好看的紧。
虚伪感觉自己嘴唇在发颤,他深深地看着那双蓝色的眼睛,想把它们印在脑子里。
“你那个人类六阶的号我帮你打着。”
“我会好好的,宝贝”
阳光渐渐开始明媚起来,照着角落里白色的行李箱,尘埃在箱顶飞舞。虚伪低头看了看依然紧握在手里的烟,慢慢的伏回到了小桌子上。
窗帘在晨风里轻轻摆动,窗台前空无一人。






#ps:结尾处手法参照我不是药神的导演拍的短片《冥婚》,原作非常震撼,我大概连百分之零点一都感觉都写不出来,土下座。


………………………中秋快乐(被打死)